做最好的斯柯达网站建设网

深度解读:中国制造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(一)

  2014年8月2日,农历七夕节。就在这个幸福满溢的周六,中国制造业迎来一个悲惨的血色清晨: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粉尘爆炸事故,69条鲜活的生命转眼即逝,100余名重伤者面目全非地躺在医院救治。

  当地政府管理不力,工厂管理者贪婪成性种种指责之外,蒙在中国制造身上的光鲜外衣也在不期然中被扯下早在1987年,黑龙江哈尔滨亚麻厂就发生了一起造成58死、170多人受伤的粉尘爆炸事故。事隔近30年后,一幕幕惨剧依旧在各地上演。仅仅今年,类似的粉尘爆炸事故就有五起之多令人骄傲的中国制造背后,部分产业工人数十年来置身于恶劣的环境中。工人的工资低、劳动强度大、劳动时间长、劳动保障极度缺乏,甚至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,竟然长期以来就是合理的存在。

  当然,昆山,只是中国制造现状的黯淡一角,并非全部。

  然而,无法回避的事实是,从低成本时代成长起来的中国制造业,进入高成本时代之后,大多无法收取品牌和技术溢价,企业利润越来越薄。为了维持再生产,为了能够盈利,部分企业选择牺牲生产安全,牺牲职工和社会的利益。所以,企业高负荷运转,设备带病生产,污染越排越多

  这样的中国制造,怎么体现以人为本?这样的中国制造,如何支撑中国巨大体量的经济?这样的中国制造,如何与国际高端制造企业竞争?

  如果让目光回溯到120年前的那场甲午海战,经此一役后的中华民族国力衰退、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的命运,会让我们对制造业的意义有更为清晰的认识。

  甲午之耻,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制造业的薄弱。以自强、求富为口号的洋务运动,历经三十载,初见成效,中国制造业一时欣欣向荣,被认为是掌控亚洲的三大强国之一。

  然而,亚洲第一的北洋海军,没有中国制造业作为坚强后盾。孱弱的中国制造业过于依赖进口,没有自主发展的重工业作为支撑战争的基础,使得中国连年流失大量白银。同时,武器装备的提供不时断层。曾经的清政府拿着图纸,去法国地中海的船厂,让对方把船板等部件加工好,然后运回船政局组合起来,造价高,时间久。无奈的北洋海军只好以外购装备为主。以致战争后期,中国战舰上的枪炮弹药耗尽,不得不向他国寻求进口,贻误了战机。

  制造业,关乎一国国本,也承载着一个强国梦想。

  时隔两个甲子,中国制造业的命运竟似在广袤时空中交汇。120年来,中国制造业收获了诸多荣耀,许多装备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,产值比重超全球三分之一,当仁不让地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制造大国。

  然而,在大而不强的困境下,制造强国的梦想仿佛还在山那边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今年1月,工信部、发改委、科技部、国资委等部门经过一年多的酝酿与筹备,开始联合编制中国制造2025规划。3月,习近平出访德国时特别撰文提及德国工业4.0战略,被认为吹响了中国制造业大发展的号角。在全球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推动下,中国向工业强国转型的浪潮澎湃而至。

  蓝图将定,号角已响,位于变革前沿的中国制造业,当如何应对?

  【综述现实篇】

  制造大国的荣耀背后

  中国制造有光荣,也有我们必须清醒认识的现实

  8月20日,发改委宣布:日本12家车企零部件和轴承公司串通投标、协商涨价,多次达成价格垄断,严重违反《反垄断法》,合计开罚12亿元人民币,创下中国反垄断史上最高纪录。

  天价罚单消息传出,不少外媒愤愤不平,认为中国政府这是在打着反垄断法的牌子,行排外之实。其论据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,中国本土企业在品牌和技术实力上不如外企,所以不能获得外企目前在中国市场所享受的高溢价。

  国内的争论都围绕反垄断,并没有人深究外媒反应的实质。而在外媒看来,这一条不言自明。

  差距

  1999年以来,我国制造业实现利润连年大幅增长,增幅基本在30%以上,创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持续最长的增长期。中国制造业产值占全球的比重达20%以上,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发动机,MadeInChina逐渐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现象。国人也以中国制造、世界工厂为荣,为中国崛起之标志。这一时期,中国互联网发展迅速,成为全球第一大网。在得天独厚的条件下,中国似乎离第四次工业革命更近一些。

  然而,光鲜的中国制造背后,存在着不少隐忧。《世界创新竞争力发展报告(2001-2012)》黄皮书显示,中国世界创新竞争力排名为第14位。这一排名与世界第二制造大国不相匹配。

  相对于美国、日本、英国、德国等世界发达的制造业国家,中国制造业在基础材料、基础零部件、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四个方面都有较大的差距。许多产品缺少核心技术,高端装备和关键部件依赖进口。这就造成中国市场上外资企业称雄,即便收取高价,消费者也趋之若鹜。

  发达国家劳动生产率较高。美国每位工人年均创造的GDP近7万美元。而在中国,虽然2001-2010期间年均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10%,但因起点低,仍远远落后于美、日等发达国家。

  制造业结构也存在较大差距。从规模上看,中国制造业成功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;而从结构上来看,中国先进制造业特别是服务型制造业的比重明显偏低。有关数据显示,美国的服务型制造企业占所有制造企业的58%,而中国只有2.2%。

  以汽车业为例。长期以来,在市场换技术的大旗下,三大和三小等车企几乎都合资了。但多年之后,市场丢了,技术没换来。即便后来意外地冒出吉利、奇瑞、长城、华晨等一批自主汽车品牌,打破了被跨国公司通吃的僵局,但仍然被限制在市场低端,无法进行汽车企业成长壮大所必需的品牌和利润积累,跨国公司仍然在我国巨大而饥渴的汽车市场上称霸。自主品牌稍微想向中高端市场进步一点,外资品牌只要稍一降价,投资就要打水漂了。

  原东风汽车公司副总工程师程振彪撰文指出,迄今为止,我国虽然能生产汽车,但恰恰不掌握剩余的20%关键性核心零部件自主权。我国自主品牌的研发水平与汽车强国相比大致有10年的差距。大部分自主品牌汽车企业拥有较强的车身开发和整车集成能力,但发动机总成、汽车电子控制技术开发能力很薄弱,基本上处于技术模仿和追赶阶段,前瞻性的基础研究几乎是空白。

  研发投资的差距也很大。据工信部统计,我国十五和十一五期间,国家对汽车产业的科技投入不足30亿元,美国对新一代汽车伙伴计划、自由车计划等项目的投入则高达百亿美元。企业层面,我国各大汽车企业集团在研发投入的强度上,与跨国汽车公司的差距也很大。近年,我国整车企业研发投入占其销售额的比例大致为2%,而世界主要汽车集团平均约为5%。

  人才方面,世界主要的汽车强国,汽车行业从业人员受过高等教育者占比高达30%左右,而我国目前还不到15%。世界主要汽车集团的研发人员占其职工总人数的比例一般在10%以上,而我国除上汽接近这个水平外,大部分车企研发人员占比都较低。

  汽车业另外一个差距,就是市场竞争力很弱,在国际市场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力,世界市场份额、营利能力、员工劳动生产效率等都不如人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我国汽车企业处于价值链低端,品牌溢价不高,作为汽车业利润主要来源的服务业务板块未能得到发展,甚至是一片空白。

  今年《财富》世界500强中,上汽集团首次进入前一百名之内,着实激励了好多看客。但不容忽视的是,上汽集团2013年度合并报表营业收入达到920.24亿美元,利润只有40.34亿美元;而丰田汽车营业收入2564.54亿美元,利润达到181.98亿美元。无论从规模还是营利能力上看,上汽集团都远不如丰田汽车。这还是丰田汽车今年排名降了一位的结果。

  由于大多数产业真正的核心技术并没有掌握在中国人的手中,我们的企业只能分配到极低的利润,导致中上游的企业拼命压榨下游企业的利润空间,让下游的供应企业得不到长足发展,从而不能建立起强大的供应体系。这也是整个产业的供应体系不能密切互动的根本之所在。

  挑战

  在受困于内在弱点的同时,中国制造业还面临一系列重大的现实挑战。

  国际方面,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,重创了世界众多国家的经济。发达国家为保护本国利益,推行新贸易保护主义,通过非关税限制的行政法律措施和对弱势的工农业部门给予补贴,以达到限制进口、鼓励出口、保护其既有市场的目的,对中国制造业出口不利。现在,非关税壁垒已经取代关税壁垒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形式。同时,以环境保护为名筑起的绿色壁垒,凭借技术优势构建的技术壁垒,以及严格的产品准入条件、严格的技术认证和特殊的对外贸易管理和反倾销等,形成了新一轮世界范围内的产业革命和产业竞争。

  2013年,我国遭受贸易救济调查89起,涉案金额36亿美元,并成为美国337调查最大受害国之一。未来,我国与发达国家的经济贸易摩擦很可能更为激烈。

  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战略,力图抢占高端市场。美国先后制定了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、先进制造伙伴计划和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,并设立了国家增材制造创新中心、数字制造和设计创新中心等先进制造技术研发创新中心;德国政府推出了工业4.0战略;欧盟国家提出的再制造化目标是将工业占GDP的比重从现在的15.1%到2020年提升至20%。为了保持先进制造业优势,发达国家牢牢控制高科技产品出口,中国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难度更大。

  由于一些国家在关键领域掌握核心技术,从而掌握着标准制定的话语权和整体设计的主动权。以西屋公司三代核电AP1000来说,虽然第一套装备是在中国制造,但设计和标准都由西屋公司来制定。现阶段,我们只能做个参与者。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蔡惟慈说。

  另外,越南、缅甸、印度等东南亚新兴经济体开始依靠资源、劳动力等优势吸纳低端制造业,重走中国制造业老路,侵蚀中低端制造业市场。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本、技术密集型产业中的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大量转移到这些国家。

  在国内,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、结构调整阵痛期、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,国民经济潜在增长率趋于下降,一些行业生产已接近或达到历史峰值,过度依赖投资拉动和规模扩张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。宏观上,中国宏观经济减速,跌破8%,被认为是软着陆。但在微观层面,制造业企业的危机却是生与死的抉择。在钢铁、工程机械、造船等基础行业,许多巨无霸步入了前所未有的调整期。一些领域的央企这种大象企业正力求挺过寒冬,许多中小型的虾米企业处境更是堪忧。

  可以说,中国制造业已经陷入前有强敌、后有追兵的危险境地。

温馨提示:“深度解读:中国制造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(一)”资料免费公开,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,仅供参考使用。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,如果有任何问题,本站一律不负责!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,谢谢合作!

相关阅读